心慌與心寬

     

/李佳芸 喜兒家長

 

1.JPG

 

編按:幼兒園的畢業季到了,孩子們即將進入小學。到底學齡前的幼兒該不該學注音一直存有爭論,其實這問題並不難回答:假如把現今的時間用在學未來的事情,那麼幼兒這個階段應該學、應該體驗的東西就會減少甚或喪失,何況如今已有很多研究早學的孩子跟初學的比較,成績並沒有明顯的差異。所以,很多幼兒園為了迎合家長的需求,早在小班時就開始讓幼兒學習是過猶不及了。喜兒教學沒有傳統的「讀寫算」,但為了「幼小銜接」,會在大班下學期讓孩子生活化的接觸注音符號,譬如從自己的、同學的名字開始,今天吃的水果如何拼;建立正確的握筆姿式及如何運筆。就算如此,還是會有些家長不放心或如本文作者廹於親人的壓力,私下來教導孩子,只要對孩子不以成果論,我們是會正面的把它視作親子互動的一種媒介。謝謝昀儒媽媽坦誠的分享。

 

5.JPG

 

    妹妹在升大班時開始學習注音。說來也矛盾,當初只想讓她在學齡前好好探索大自然、盡情跑跳玩出好體力,那些數學計算、國語文注音符號、背誦詩詞等學科知識,我和先生從不刻意灌輸。在妹妹升上大班前,每一次的娘家聚餐,大人們總關心孩子在學校學了哪些事物?會念英文26個字母嗎?聽到這些話題的孩子們,偶爾插話背幾個注音,抑或唱首英文歌,頓時家裡就像才藝班成果展。

『妹妹還不會念注音嗎?!』

 

3.JPG

 

    一句話往我這劈了來,這下我和孩子當不成隱形人了。『某某幾歲就在學注音、學寫字了耶!』言外之意:『你這媽媽在做什麼?耽誤了孩子的黃金學習時期阿!』見我沒搭話,其他人替我緩頰:『沒關係啦!慢慢來,像某某也是上小學才學ㄅㄆㄇㄈ…』『放心,妹妹會學很快的…』唉!依然是指早該學了,雖然沒跟上進度,但可以彌補,別放心上囉!

 

    接下來是一連串討論上小學後應具備的知識基礎。幾次聚餐相同的話題下,我倒真有些急了,倒不是怕妹妹學不會,而是怕小學老師認為孩子普遍在學齡前都學過注音和英文字母,反而縮減教學時間。

『好,我來教她注音!』

 

10.JPG

 

    一半的擔心加上一半的私心(學會注音,妹妹就可以自己讀故事書,我這說書人可以休養喉嚨啦!),我買了注音卡片,開始教起妹妹了。一天教四個,從最初的ㄅㄆㄇㄈ開始。但我這門外漢,還沒全部教完就開始教拼音(家人姓名),我「估摸」著總要讓她先知道如何使用,有興趣了再繼續吧!

『ㄆ加上ㄨ,合起來唸快一點!』只見妹妹嘟嘴『ㄆ…ㄨ…ㄆ…ㄨ...ㄆㄨ…ㄆㄨ…ㄆㄨ…』

『如果是二聲,就會念成ㄆㄨˊ,像葡萄的「葡」』

 

    為了練習拼語詞,其實每天又多學了很多注音,妹妹開始疲累了,但只要她面露睏意,我就適時收工。漸漸懂得拼音的妹妹,開始拿著以前我曾唸過的故事書,一天練習唸一句。對大人來說不過是兩秒就結束的事,但對初學者而言,那就是場馬拉松啊!

 

2.JPG

 

   『ㄧㄡˇ…ㄧˊ…ㄨㄟˋ…』她拼完第三個字就忘了第一個字,我得在旁邊複誦著『有一位』提醒她之前拼完的結果。經過「漫長的」五分鐘,『有一位國王與皇后』終於出場了…(母女兩人都喘吁吁)

 

    幾個禮拜下來,陪妹妹練習的次數見少,但妹妹發問得次數變多了,遇到生詞會問我她的拼音是否正確。先生買了一套注音磁鐵玩具,我們把新學的字音拼在冰箱上,路過就看一眼,這樣也累積了不少詞彙。漸漸地,妹妹能自己讀故事書了,速度雖慢,但能靠自己讀出原文,她很是開心。真慶幸從小每晚唸故事書給她聽,學了注音後,她開始喜歡自己閱讀。

 

6.jpg

 

    大班下學期的親職週家長可選一天入班觀察,我到場的那天見到老師在教注音,同學中有的早已熟練(女兒告訴我的),有的隨著老師進度學習。老師也用同學的姓名教孩子認識、運用注音。觀察了幾位沒有提早學注音的孩子,發現他們的神情專注,對於可以用某些符號拼出聲音這事很感興趣,老師的發問他們也能對答如流。

『唉!我太心急了!』

 

7.JPG

 

    不後悔先教會妹妹注音,畢竟現在的她能自己看書也喜歡閱讀,雖說是不讓她輸在起跑點,但事實證明同年齡的孩子即使慢學,學習成效也沒有比較差,甚至因為感到有趣、專注而學得更好!倒是妹妹在上課前早已會了,反而不專心,錯失與老師互動的機會。

 

    孩子最初的學習心態大多是開放的,學會了很開心,但不在乎學了多少。心急的通常是家長,我們預設標準,衡量孩子該學會多少、多快學會才算優秀(或及格),所以壓力來源通常也是家長。

 

4.JPG

   

    想想在教職工作上遇到的最大問題,莫過於學生因學習成效未達期望衍生的各類行為。這一年內處理了好幾起學生作弊及欺騙事件,有的在考英文單字時偷翻解答,有的篡改聯絡簿上的小考成績,更有在大考偷窺同學答案的。他們的共通點都是有補習,但成績依然不佳。詢問他們作弊的原因,居然不約而同的都是怕被家長責罵(當然還有其他因素,但主要都是家長給的壓力)。其中一位更是流眼淚告訴我:『媽媽說為什麼其他小孩都那麼聰明,我們家的小孩就那麼笨。』這句話的殺傷力真大呀!直到最近,那些曾犯錯的孩子中,依然有再犯者。我很感嘆問題根源沒有被解決,家長不是協助孩子找到正確的學習方式,卻是將孩子送進補習班或以處罰來威脅孩子,即使經過溝通,某些家長不再強求成績,但過去幾年的要求已內化成孩子對自己的期望了,在付出了努力卻達不到期許,或不想努力卻想達到標準時,欺騙成為孩子苟延殘喘的一種方式。

 

    檢視當初教注音這事,不也是自己扛不住眾人的壓力嗎?試想若妹妹當初學得不順利,我會不會也設定標準、立下罰則呢?但這麼做是為求心安,還是為了孩子呢?很明顯是前者吧!

 

9.jpg

 

    想起妹妹班上比較專注的同學,與他們的爸媽有過幾次談話,他們對於孩子的學習並非完全不要求,而是「放寬心」。的確他們孩子的學習態度相對積極,而家長也樂觀看待孩子的學習成果。

 

    現在我也有功課了­---練習放寬心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eer 的頭像
cheer

喜兒幼兒園 (桃園楊梅)

ch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